宁波继峰家族企业弊端难克服

2018-07-30 10:51 未知

  财信网(记者 彭彬)自2014年4月首次披露招股书以来,市场对宁波继峰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波继峰”)的质疑一直难以平息,公司IPO申请一度中止审核。2014年12月,宁波继峰更新了招股书,大众证券报和财信网记者梳理发现,宁波继峰仍然存在家族企业弊端难以克服,后续发展乏力等诸多问题。

  宁波继峰主营业务为乘用车座椅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主要产品包括乘用车座椅头枕等。目前,王义平家族持有宁波继峰85%的股权,是典型的家族企业。

  根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家族企业的弊端频繁出现。继峰房产、祥仁服装和旭昌国际均是实控人旗下企业。2011年,继峰房产陆续向宁波继峰拆解资金4600万元、继峰投资拆解资金4060万元,此外,宁波继峰还向王义平家族提供了500多万元资金,2011年关联资金往来合计达1.14亿元。

  此外,祥仁服装也向宁波继峰拆借资金用于资金周转。更严重的是,关联方占款现象在2011年11月股改完成后仍未得到根治。2011年底宁波继峰关联方继弘投资向其拆借资金1090万元,继峰房产向其拆借资金450万元。2012年2月以后宁波继峰关联方应收账款出现明显的上升。2012年宁波继峰对关联方耐克泰克继峰应收款项为 518.82万元,2013年上升为584.27万元,同时关联方重庆德盈的应收账款也达到1228.98万元。

  目前,宁波继峰的主要客户为江森自控、李尔集团等座椅厂商。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1-9月,公司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77%、77.58%、75.73%和74.37%,客户集中度较高。

  此外,公司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1-9月为一汽大众配套的头枕及扶手总成产品合计实现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比重分别为33.58%、34.93%、29.80%和27.45%。而这和公司能在头枕、扶手产品领域直接参加一汽大众的的招标有关。然而,头枕、扶手产品只是座椅一部分,即使宁波继峰中标,也需要回过头与江森自控等一级供应商签约,有分析人士指出,二级供应商绕过一级供应商,具有相当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继峰2011年和2012年对江森自控旗下的富维江森的销售额分别为1亿元和1.43亿元,2013年销售金额突增至2.46亿元。然而这多是采用的是赊销的形式完成,导致应收账款增加。记者粗略统计发现,这部分赊销金额约1亿元左右,和销售增加部分相当,有扮靓业绩之嫌。数据显示,宁波继峰2011年末、2012年末、2013年末和2014年9月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11亿元、1.25亿元、1.83亿元和2.14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70%、23.97%、24.32%和30.51%,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2011年,宁波继峰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有效期至2014年9月27日。有效期结束后,公司申请复审,目前还未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证书。而截至2014年9月,宁波继峰大专以上学历占职工总数的比例仅为20%,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关于 “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30%以上”的规定。这意味着,公司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复评存在不通过的风险。

  此外,宁波继峰技术人员的工资长期处于较低水平,2014年前9月平均工资却比不上生产人员的工资,在2011年和2012年,公司技术人员的月平均工资低于宁波市平均工资水平。对此,宁波继峰表示:“公司的技术人员年纪较轻,具备的相关行业工作经验较少,因此其对薪资的期望值不高”。对此,江苏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昕接受大众证券报和财信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所有激励中,薪酬激励是第一位的,不能光靠精神激励。薪酬过低会导致人员结构不稳定,从而制约其后续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