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氏家族办学困境 警示了什么?

2018-07-31 10:48 未知

  荣氏家族,是以前国家副主席荣毅仁为代表的中国民族资本家族。2008年,为支持与配合无锡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荣氏第三代传人??荣智丰女士通过竞标出资举办无锡育才中学,成为民办育才中学的董事长。然而此后四年,却深陷体制困局,教育理念无法顺利推行,随着矛盾激化,遭遇教师罢课“逼宫”,管理部门维稳“劝退”,董事会被赶出育才中学。

  荣氏后代举办民办学校遭遇困境,有体制的原因??目前民办学校的教师,没有公办学校教师拥有的事业编制,在职称评审、福利保障上,不能和公办教师相比,但更多的则是当地政府发展教育的态度,如果地方政府抛开利益思维,以教育思维重视民办教育发展,民办学校并不会遭遇当下的困境。

  地方政府发展民办教育的利益思维,具体表现在四方面。其一,在政府经费困难时,把一些学校作为“包袱”通过转制转给民间机构。其二,在民办学校办学过程中,政府不但不给民办学校一定的扶持,还想方设法从民办学校收取好处。其三,对于民办教育办学出现问题,政府部门总是以“看笑话”的心态看待??似乎这可体现公办学校的办学业绩,在回应社会舆论对民办学校的质疑时,政府部门首先会搬出这是民办学校的理由。其四,当政府教育经费、教育资源不再短缺时,一些官员便认为民办学校已经完成使命,尤其对于一些办学质量不错的民办学校,想尽办法进行收编,所谓“过河拆桥”。

  分析无锡民办育才中学的问题,以上利益思维在当地政府那里都有所体现。学校校舍建设存在问题,地方政府没有努力协调解决,而是让学校一年一租办学场地,且租金年年上涨。在师资建设、学校办学设施方面,当地政府没有给予学校适当的支持,反而一度要求由政府部门推荐人员担任学校法人代表。而在学校遇到问题时,政府部门不是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所规定的民办学校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尊重董事会的处理意见,而是把董事会边缘化。

  在我国当前的教育体制下,也有办得不错的民办学校,这些学校所在地政府对民办教育的态度,大多不是出于利益思维,而是出于帮助民办学校办好学校的教育思维。最近,温州翔宇中学被批准设立,知名教育专家、该校校长卢志文发微博称,“从学校提交正式设立申请资料,到审验资料、瓯北实地考察,至局长会议通过,用时不到一周。”当地政府建好校舍之后,零租金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教育机构办学,政府部门向中标的教育机构保证,在师资建设方面提供优惠政策,在办学过程中,不干预学校具体办学,不从学生学费中拿一分钱,还会按人头进行补贴。政府部门对学校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按教育规律办学。对于学校的办学质量,政府部门在招标时提出,四年之后将要委托专业机构对学校办学进行独立的评估,如果办学质量得到认可,继续零租金享有校舍。

  这完全按“管评办”分离的模式举办民办教育。政府负责管理(和一定的投入),办学由学校自主进行,评价实行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由于政府的角色定位清晰、明确,因此,不会认为办好民办教育不是自己的事??这其实和举办公办教育一样重要。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今年两会期间曾指出,“办一个公办学校的钱可以奖励十个好的民办学校”,他认为,民办教育越多,政府应当越高兴,要更多地利用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兴办教育。

  实现中国教育梦,离开民办教育的发展是不可能的。仅靠国家资金,难以给受教育者提供丰富的教育资源,也不利于教育的多元发展。对此,各级政府教育部门要有深刻的认识。当然,要让教育部门都转变发展民办教育的观念,不能依靠他们自身的自觉,有必要修订我国的有关教育法律法规,界定政府在发展教育中的权力边界,落实所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同时,确保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有平等的地位,一视同仁。冰启(上海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