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关于上市公司股东保底定增协议有效的判决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2018-07-24 19:58 未知

  原标题:最高院关于上市公司股东保底定增协议有效的判决对资本市场的影响的重要案例

  2013年12月,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000589),以下简称贵州轮胎公司)经证监会核准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亿股新股。2014年1月21日,明朝勇与贵州轮胎公司控股股东贵阳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投公司)签订《关于认购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之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约定:明朝勇通过参与“资产管理计划”的方式,以不低于4.48元/股的价格,认购贵州轮胎公司发行不少于3000万股的股份;工投公司保证明朝勇认购金额的本金安全并获得年化8%的固定收益;如明朝勇认购的全部股份的出售或处置所得(包括认购股份在持有期间的现金分红)超过明朝勇认购金额及固定收益,明朝勇应向工投公司支付20%的超额收益。后明朝勇实际出资45558742.46元通过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鑫亨定增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资产管理计划)按约定以4.48元/股的价格认购3000万股前述股份,认购款总额为13440万元(明朝勇加了两倍杠杆)。2015年4月10日,定增股份解除限售。资产管理计划将认购的股份3000万股全部出售,交易价格为29055万元。经清算,明朝勇收回投资收益本息共计176414539.59元。2015年7月15日,工投公司向明朝勇邮寄《关于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中所获得超额收益结算事宜的函》,要求明朝勇将工投公司应享有的超额收益支付给该公司。明朝勇未履行合同义务,工投公司遂向法院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492号民事判决书认为,(1)贵州轮胎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程序合法。在《协议书》签订前,案涉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已经得到贵阳市国资委的批复同意和证监会核准,该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程序合法。(2)承诺属于内部约定,不属于公开劝诱。虽然《协议书》约定了工投公司在一定条件下为明朝勇认购股份的投资本金安全及固定收益提供保证,但该承诺仅是工投公司与明朝勇之间的内部约定,并非针对不特定多数人所作,不属于证券法第十条规定的公开劝诱形式。(3)承诺主体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并不损害上市公司及债权人利益。而且,保底承诺的主体系贵阳轮胎公司的股东工投公司,该约定本质上系目标公司股东与投资者之间对投资风险及投资收益的判断与分配,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范畴。目标公司股东对投资者的补偿承诺并不损害公司及公司债权人利益,没有明显增加证券市场风险、破坏证券市场稳定性,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系证监会发布的部门规章,不属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范畴。该办法的根本目的在于规范证券发行与承销行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目标公司股东的保底承诺是其为自身利益和目标公司经营发展考虑吸引其他投资者参与公司经营的激励措施,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明朝勇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大股东工投公司存在操纵股票市场等其他损害投资者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其关于《协议书》无效的上诉主张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本案例是法院支持上市公司股东定增保底协议有效的典型案例,对我国资本市场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众所周知,我们知道上市公司大股东为了确保上市公司定增成功,通常都会有大股东承诺保底的抽屉协议,但是大部分都是偷偷摸摸签署的,很怕被人知道。这个案例的判决将推动上市公司定增保底阳光化、公开化,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定增的成功率。推行定增保底协议的合法化对上市公司大股东、上市公司以及参与投资机构将是三赢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与上市公司的利益通常是一致的,如果能定增完成,上市公司业绩能得到提升,未来上市公司大股东也许不用承担保底;对参与投资机构来说,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其实就是一个有安全垫的看涨期权,如果未来低于预期,大股东承诺保底保收益(就本案而言,如果明朝勇参与贵州轮胎公司低于预期,工投公司不愿意保底,法院仍然会支持明朝勇诉求的),如果未来上市公司业绩和股价高于预期,那投资者的收益也是不封顶的。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本案例其实更像是一个双向对赌,上市公司大股东通常会对承诺保底的投资者,要求参与投资收益的后端分成。对投资者来说,不可能既要大股东保底保收益,还不愿意大股东参与超额收益的后端分成;当然也有些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太好,为了吸引投资者参与,承诺保底保收益,却不要求后端分成,对于这类上市公司投资者倒是要慎重参与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